湖北大鼓歌词

  湖北大鼓歌词_计算机软件及应用_IT/计算机_专业资料。一、学京剧 《学京剧》讲的是张明智被迫用湖北黄陂话来唱京剧《沙家浜》,结果闹出了一场大笑话。 我们的家乡都在湖北 这个湖北话跟北京话有很大的区别 这个湖北话越听还越有味 您那们看 尤其是我这湖北的黄陂

  一、学京剧 《学京剧》讲的是张明智被迫用湖北黄陂话来唱京剧《沙家浜》,结果闹出了一场大笑话。 我们的家乡都在湖北 这个湖北话跟北京话有很大的区别 这个湖北话越听还越有味 您那们看 尤其是我这湖北的黄陂话 不但越听越有味 越听越过瘾 越听还越想听 可能有的朋友不晓得 当初选这个国语北京话的时候 我们黄陂话只差一票 但是您那们就是找不到 差的是哪一个的 今天在这里我告诉大家 当时正待投票选举的时候 林彪这个家伙不争气 跑去上厕所去了 列个咋黄陂话没选上去 唱湖北大鼓就是说湖北的黄陂话 同样唱京戏就是说北京话 有一回他们要我唱京戏 我说湖北的黄陂话 结果闹了一场大笑话 么笑话 借此机会 我把这件事情跟大家来说一说 提起我们那个团长那真可恨 要我改行唱京戏 您那们看他缺德不缺德 这个黄陂话跟北京话这个区别就大咧 随怎么搞都搞不到一起去的 我搞了几回都没搞上去的 您那们比方说那个说话的说字 北京人叫说 我这黄陂人叫说 天气很热的个热字 北京人叫热 我这黄陂人叫热 有这样一句话 北京人是这样说的 八月十五食月饼喝热茶越喝越有味您呐 哪个地方的人都能听懂 这个话拿到我这黄陂人说就说得肉砣地啦 不吃八两饭可说不出来 真的 要蛮大的劲 莫慌 我把劲搞足了试哈子看 八月十五吃月饼喝热茶越吃越有味您那嘎 我的个天了还带个您那嘎 其实我这个人一点也不嘎 你们说哈子看 我这个话怎么能够唱京戏 大家一听要吓得肉直瘸 不信我唱几句大家听 大家一听就明白 那个时候演京剧沙家浜 我们那个团长非要我演刁德一 他们说我的样子长得有点像 阴阳怪气 样子像不行 唱起来就不是那个味口了 不信我跟您那们学一下 连台步都走不倒的 学了一年多还是这样的一个味口 改不过来了 哼我这是点间迪斯科 咯咋半点站不稳 啊 阿庆嫂子 适才听得司令说 阿庆嫂真是了不得 我佩服你沉着机灵哈数大 到了关山到了青山 到了青山才到你们磨山 每个厂都要留我们吃饭 到现在我们一粒米都没粘 特地抓紧时间往你们厂里赶 接着下午还要赶到黄陂的木兰山 你们的工作已经安排妥善吧 我们准备上午就验收完 联络员还想继续地往下讲 厂长上前把他拦 我看呢 还是请领导先吃饭 现在厂里已经下了班 请领导同志们先吃饭吧 好 吃饭吃饭就吃饭 我们就是赶过来吃饭的 我说厂长同志啊 现在上面的文件不知道你看了没看 不能搞特殊化要简单 您放心 我们准备的是点粗茶淡饭 每个人一份工作餐 按照一菜一汤的规定办 保证大家吃得喜喜欢 说着大队人马来到了餐厅内 两边站满了迎候的服务员 管生活的厂长在那中间站 满面春风地开了言 我说检查团尊敬的领导同志们 你们一路风尘辛苦了 先请大家吃个便饭 根据上面不搞大吃大喝的指示精神 我们今天一没有准备白酒 二没有准备啤酒 三没有准备甜酒 只给大家准备了我们厂里自己生产的壶酒 壶酒 一个人一瓶 喝不完的带走 不喝酒的同志我们也没有准备什么易拉罐 也是给大家准备的我们厂里生产的大瓶塑料的可口可乐 一个人一瓶 喝不完的带走 抽烟的同志我们也没有跟大家准备美国的什么万宝路 也没有跟你们大家准备这个云南的红塔山 给大家准备的也是我们厂里自己生产的大家拿 不,大中华大中华 一个人一条 抽不完的带走 今天的菜嘛很简单 咱们也不搞什么大型的宴会 是一菜一汤 每个人一份脚鱼墨鱼鮰鱼鳜鱼的大拼盘 外加一碗鸡汤 一斤虾仁蘑菇蛋炒饭 吃不完的带走 好 现在开席了 厂长的话音刚刚完 有个老工人走上前 厂长 你这是在把手法来变换 这一餐要花费公款多少钱 老师傅 俗话说拿人手软吃人的口软 不吃不拿我们的产品就过不了关 他们一拍板 我们就有钱赚 他们不拍板 我们就要把门关 老师傅 奉劝您驾少把闲事管 开餐 开餐 快开餐 厂长吆喝一声召唤 服务员争先恐后地把菜端 不一会桌上都摆满 吃吃喝喝闹得欢 这个撞杯那个碰盏 三三两两在划拳 不一会硬像开茶馆 云天雾地不晓得东北西南 他们又是叫又是喊 一个个地把桌子钻 厂长一见心惊胆战 这都喝醉了我们的产品怎么过关 哟 他们还在把检查团长的酒来灌 他一杯一杯地往口里蘸 有一个亲生的儿子闹洞房 你们大家猜一猜 这是一个么名堂 (啊 哦) 猜不到就听我唱(咧) 事情发生在我们湖北黄陂的陈家庄 陈家庄东村的头一户 住着一个农民叫陈桂香 十五年前她二十岁 找了个对象叫张善良 张善良的工作在百货商场 财务科里把那会计当 结婚后两夫妻相亲又相爱 三年内生下了一儿一姑娘 姑娘的名字叫春芳 儿子取名叫春江 一家人日子过得倒也很不错 好似那个蜂蜜放冰糖 哪晓得 张善良的思想感情起了变化 慢慢有点瞧不起陈桂香 他心想我昨天提拔当了科长 她还在这个乡下里把那农民当 呵呵 科长农民配一对 好似那个山鸡配凤凰 他口里不敢说 心里总在想 从此起下抛弃桂香的黑心肠 他时刻等待着时机到 心想总有一天我会重新地做新郎